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上饶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23:26: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上饶白癜风医院,吉林根治白癜风,孕周得了白癜风,准分子激光治疗白癜风进展,北京白癜风医院地图,北京专业权威白癜风医院,龙川白癜风医院

日本dot.网站4月27日报道称,从被曝出右翼学校“森友学园”问题开始,右翼势力不断进入大众视野,比如喊着“安倍首相加油”的孩子,让孩子们朗诵《教育敕语》(注:日本明治天皇颁布的战前教育文件)的幼儿园等等。日本《AERA》杂志5月刊就刊登了一个名为“右倾化的日本”的特辑。无形渗入社会的右倾化究竟是从人们怎样的思想中衍生出来的呢?

现在日本正处于危机之中!

这是东京都某咖啡连锁店内响起白须夏的呼喊。白须夏租下这家店后举办了所谓的“相亲大会”,约有20名男女聚集于此,一边拿着三明治一边做自我介绍,然后开始进行活动。悠扬的吉他声中,白须夏开口说道:“走向大海,尸随浪花浮海面。踏过高山,身自凋零没野草。”是的,吉他手演奏的正是日本海军军歌《海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广播播报日军战败时播放的歌曲。

最近,森友学园运营的塚本幼儿园因让孩子们集体歌唱这首歌而引起热议。歌词描绘了士兵们“效忠天皇,随时准备奉献生命,绝不后悔”的心情。

白须夏为什么会选择这首完全不符合相亲活动主题的歌曲呢?她说:“我们希望进行意识改革,改变‘牺牲小我为大我’的观念。如果过于主张不结婚不生子,那么日本将走向毁灭。我们十分希望回到珍惜家庭的古代,回到那样民风良好的时代。女性应该作为专职主妇令家庭更加幸福,而托儿所之类的机构只会加速少子化,因此不应该再新建了。”

据称,白须夏隶属于支持安倍政府的右翼组织“日本会议”,该组织拥有4万名会员,目标是修订支持婚姻与两性平等的宪法第24条。

并非保守

白须夏的祖父与父亲都是日本自民党的地方议员,她从小时候开始就负责在休息日的庭院里升国旗。当还是小学生的她看到日本教职员工会的教师们因反对时任町长的父亲推行的政策,而一边喊着她父亲的名字一边示威游行,她就很讨厌左派。

她从约10年前开始进行右翼活动,最开始是参加针对《朝日新闻》“日本文化频道·樱”的抗议游行,之后加入了由原镰仓市议会议员、“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顾问的伊藤玲子开办的政治学堂,还同东京都和神奈川县的区级议员、县级议员一起参与了慰安妇像的抗议活动。因深切意识到修改宪法的重要性,因此加入了积极举办集体签名等活动的“日本会议”。

白须夏现在是专职主妇,一家三口一起生活,丈夫从事研究工作,女儿是一名高中生。白须说,“我们女性和男性不一样,不是‘职业保守派’。我们做这些事情,只是单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而希望修改宪法”。

据了解,“日本会议”从2001年起作为女性组织而活跃,其代表性的活动是“宪法讨论咖啡会”,会围绕自民党改宪草案的内容讨论,讲述修改宪法的重要性,并进行草根活动,多由熊本大学的教授高原朗子担任教授,2015年曾在日本武道馆举办的万人大会上举行演讲,至今为止累计在12个都道府县约140处面向3千余人进行了演讲。

军事力量和国民福利

为什么会举办这种活动?虽然白须夏拒绝了采访,但在她的博客上透露了她对宪法产生兴趣的蛛丝马迹。起源是她大学毕业后在社会福利法人工作时,她的恩师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日本现在貌似和平,但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最先被抛弃的就是享受福利之人与我们的下一代”。

当时她觉得这句话过于夸大了,但渐渐地却产生了“军事力量和国民福利就像是车子的两个轮胎”这种想法。国防也好福利也罢,它们都是对国家或个人“安全与生存的根本保障”。之后,她就开始阅读历史书籍、参加演讲、研究历史教科书问题和绑架问题等各种活动。

但是,“宪法讨论咖啡会”使用的《女子宪法讨论咖啡会》(明成社)一书却全盘否定了个人主义、儿童权利、婚姻自由等应享权利,更别提救济弱者。

富山大学客座讲师齐藤正美在采访中就“右翼运动和女权主义的关系”表示,右翼和自民党在如此拉拢女性的同时又在加害她们。如夫妇不同姓,男女共同参与社会条例(指男女不分性别在享受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利益的同时对社会赋有责任)、性教育、男女混合名册等就是如此。尤其是2005年时居然成立了“过激的性教育性别自由教育实际情况调查项目组”,由时任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的安倍晋三担任主席,参院议员山谷惠里子担任事务局长。

性教育会导致国家灭亡

在面向自民党国会议员展开的调查中,“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八木秀次等人编写的《新国民的犹豫不决‘性别自由’、‘过激的性教育’会导致日本灭亡”》也附在其中。设问中明明包括了是否会预习避孕套的使用方法,却又有“全国各地小学生的父母都悲鸣不已”等诱导性话语。

同年的第2次男女共同参与基本计划中还写道,“使用性别自由的表述来否定两性差别,和男女共同参与是迥然不同的概念”。

齐藤说,“他们成功地向大众灌输了‘性别自由=古怪’的概念。对性教育避而不谈,宣扬了不讨论女性问题的社会风气”。

现如今,日本自民党希望在国会通过“家庭教育支援法”。2006年时,安倍晋三修改教育基本法,规定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负有首要责任。这次更甚,国家居然要制定家庭教育的基本方针,还要求地区居民配合。虽然因为共谋罪法案过于引人注目,因此家庭教育支援法并不受关注,但还是应该注意。

目前,相关条例正在静冈县、茨城县等8个县,长野县千曲市等3个市町村推行。其中还包括在13年时就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实行条例的熊本县。据县负责人表示,“学习如何做父母”讲座的上座率在中小学几乎达到100%。政府今后还想以初中、高中生为对象,让他们学习“如何做父母”,学生们将以将来将为人父母为前提,学习怎样应对孩子的喜恶、青春期的烦恼。

齐藤表示,“避而不谈两性的同时,又教育学生培育孩子是件很重要的事情,真是两相矛盾。如此可能会强迫孩子形成‘应该在特定的年龄结婚生子’的价值观。”

家庭教育是为了谁

一位居住在熊本县的单亲妈妈表示,对于这种教育的目的感到很困惑,她育有两个儿子,分别就读高中二年级和初中三年级,她说道,“我觉得灌输给孩子‘这种事情就应该这样做’的思想等于是剥夺了孩子的选择权。熊本还未完成复兴,而此前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就日本政府是否应向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非强制疏散的灾民提供保障,竟表示这是灾民的“个人责任”,令我们非常伤心。现在又横加干涉我们的家庭生活,简直前后矛盾”。

讲座负责人辩解称:“只是在中学生阶段教大家如何做父母而已。没有考虑那么深。”

现今推行的家庭教育支援讲座的根本性目的,就是推崇“父母改变的话孩子也会改变”这种思想,其实就相当于“主体改观”。这样做能将培育孩子的责任全都推给父母,对政府来说自然是好事。协会会长是日本会议政策委员高桥史朗。

这种“学习如何做父母”在2007年第1次安倍政权的“教育再生会议”上首次被提出。也就是那时,日本会议熊本县分部的自民党议员们请来高桥史朗开始举办学习会。2012年由安倍晋三担任会长的超党派的国会议员举办的“议员联盟”成立,推广“学习如何做父母”这种做法。同年5月,大阪维新会向市议会提交的家庭教育支援条例案中有诸如“我国的传统教育课可预先清除发展障碍”等不科学的表述。

因饱受批判,议员联盟的活动逐渐减少。尽管如此,熊本在仅数月后就制定了条例——主导的果然还是日本会议的议员。

“学习如何做父母”的讲座在托儿所、学校、公民馆、县设施等处举行,如今,国民们竟无意识地、沉默地在接受保守派所期望的价值观。

应该忍受家庭暴力?

话题转到白须夏。她是日本会议东京中央分部的副分部长,她曾发言称“应该忍受家庭暴力,和左翼的律师交谈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带你到避难所让你离婚,这绝对不行。离婚太出格了”。此话被批“蔑视女性”。

“日本会议”极其重视由祖父母、父母和孩子“组成的家庭”,离婚就意味着罪恶。白须夏因为很保守,今后或许会寻找可以解决女性问题的方法。

何为“日本会议”?日本会议成立于1997年,由“保卫日本国民会议”和“保卫日本会”合并而成。该会议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都设有地方机构,会员大约为4万人。日本会议曾进行过《国旗国歌法》的制定、《教育基本法》修订,并参与过修改教科书问题。日本会议的国会议员恳谈会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担任特别顾问,以麻生太郎为首,其中高市早苗、稻田朋美以及丸川珠代等安倍内阁成员位列其中,大约有290名日本国会议员隶属于日本会议。(实习编译:沈于晨审稿:王欢)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烟台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